第一章 郡主的恋爱烦恼(2)(1 / 2)

此言令四下一惊,秋月的脸色顿时红了又白,支支吾吾道:「你、你怎么知道……」

「所以你相公才待孩子不好。」鞠清子笃定的说。

「难道他怀疑这孩子并非他亲生?」秋月泪流满面,「天地良心,可以滴血认亲啊!」

高兰郡主在一边道:「孩子长得跟他爹一模一样,他怎能不认?」

「长得一不一样、滴血能不能融,其实都不重要。」鞠清子继续道。

「这是什么意思?」众人越听越糊涂。

「说到底,问题应该出在秋月姊姊身上。」鞠清子看向秋月,「敢问秋月姊姊,你平素里,是否时常对你相公颐指气使,在家里也十分跋扈呢?」

「怎么可能?」高兰郡主不以为然,「秋月一向低眉顺目的,脾气好得很。」

然而秋月却目光闪烁,彷佛鞠清子戳中了她的秘密。

「回郡主,」鞠清子道:「民女只是猜测,通常婢女嫁人之后,若配了别府的小厮,自然是跟去相公家做活,但秋月姊姊仍然留在郡主身边,所以民女猜想,秋月姊姊在家中多少有些地位。」

「我……」秋月终于结结巴巴地开口,「我有时候对他……确实说了些狠话。」

「比如呢?」鞠清子追问:「是否说过,你好没出息之类的话?」

「这也不算什么吧。」秋月这话等于承认了,「两口子吵架这些都是寻常话,他若真有本事,早该在外面置办宅院,接我出去享福了。」

「对啊,他男人是没什么出息,还说不得了?」高兰郡主也道。

鞠清子轻轻叹了一口气,许久方道:「秋月姊姊,你若想再继续跟你相公过下去,这些话就别说了,该体谅他的辛苦,多加勉励才是。」

「我也不是真的嫌弃他,」秋月急道:「不过说说而已。」

「所以今后这话千万不可再说了。」鞠清子语气郑重地说:「你试着与他温柔说话,叫他带孩子出门去玩玩,比如逛逛庙会什么的。」

「他哪里肯带孩子去玩?」秋月叹一口气,「不打不骂就不错了。」

「你就说,儿子很羡慕别人家的爹爹带他们去逛庙会,儿子心里很想亲近他这个爹爹。」鞠清子劝说,「试一试吧,若这法子不灵,再从长计议。」

秋月半信半疑地瞧着她,高兰郡主也从旁投来质疑的目光,鞠清子心中却是笃定的。

只是看着这两人的眼神……唉,她不该多管闲事的,谁叫她一时职业病犯了呢?

半个月前,她还不叫鞠清子,她是鞠倩倩,生活在遥远的未来。

她在现代颇有名气,因为她常写一些探讨两性关系的书。在书里,她教女孩子如何谈恋爱,如何让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爱上你、娶你。

像她这样的作家有很多,但大多没她这么出名,因为她有一个非常有钱,而且帅气的未婚夫,所以女孩们对她很信服,觉得只要遵照她书中所教的方法,就能同样得到上市公司总裁的倾心。

大家都叫她情感专家,然而只有鞠倩倩自己知道,她的未婚夫待她并非像世人以为的那样专一,他是爱她的,也很想娶她,但他还会爱别的女子。

鞠倩倩觉得非常痛苦,好几次都想跟他分手,然而分了手,她失去的就不只是爱情,还有她的事业;分了手,她的粉丝都会觉得,她这些关于两性关系的论点都是骗人的,她的名声将受到重挫,她该怎么办?

那天晚上,她独自开车出门,想找个地方冷静地想一想,却遇到了车祸……

醒来的时候,她便来到了这里,这个叫做萧国的地方,她变成了鞠清子,一个被丈夫休离的弃妇。她只能苦笑,为什么别人穿越时空能变成公主、郡主、官宦千金,而她,只是一个贫穷的弃妇?

她想,她在这里应该不会待得太久吧?也许这只是一场恶梦,很快她就能醒来。

所幸,当一个卖婆倒不算太吃力,在现代她见识过不少奢侈品,对珠宝首饰也很在行,这承蒙她曾经有一个送她各种名牌礼物、带她出席各种时尚活动的未婚夫,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该感谢他。

「清子——」周鞠氏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,「董嬷嬷来了,快出来见一见。」

「哦……」鞠清子连忙回答,「来了。」

她打起帘子,看到董嬷嬷已然坐在厅堂里,桌上放着一大堆礼物,周鞠氏正乐不可支。

「清子,你看,这些都是董嬷嬷带来的。」周鞠氏兴奋道:「还有宫里的点心呢。」

「嬷嬷费心了。」鞠清子不禁有些错愕。

「点心是郡主叫老身带来的,她不喜欢吃甜食,偏偏皇后娘娘赏了许多莲心酥,搁着也浪费。」董嬷嬷答道。

鞠清子越发觉得奇怪,「东西贵重,留在王府里赏给哪个下人都好,何必赏给我们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