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郡主的恋爱烦恼(1)(1 / 2)

穿过跨院,前面便是一道垂花门,入得门中,绕过一座影壁,还要穿过游龙似的长廊,这江靖王府,远比鞠清子想像的要大得多。

「我对你说的话,你可记住了?」姑母周鞠氏回过头来,悄悄道。

「记下了。」鞠清子道:「江靖王爷是当今皇上的堂兄,本来是侯爷,年前才封了郡王,王爷膝下无子,只有一位郡主,皇上赐号高兰。」

「不错。」周鞠氏点了点头,「郡主平素脾气大了些,毕竟身分尊贵,等会儿见她,若受了什么委屈,你得好生忍着。」

鞠清子点点头道:「姑母放心,我们不过是来卖首饰的,赚银子要紧,受点委屈不打紧。」

「你从小也是娇养着的,怕你一时面子挂不住。」周鞠氏叹气道:「这桩买卖若做成了,我也放心你今后自己出来营生。」

鞠清子低头不语,心下倒是一片平和,她哪里还是从前的那个鞠清子呢?姑母这份担心怕是多余了。

说起来,从前的鞠清子也是苦命,本是大户人家出身,无奈家道中落,父母双亡,好不容易嫁给娃娃亲的相公,不料婚后未满半年,相公就另觅新欢,借口她脾气不好,一纸休书将她送回娘家。

她娘家根本不剩什么人了,幸好有个守寡的姑母还愿意收留她。

姑母的夫家姓周,这些年来,做的是「卖婆」的营生。

顾名思义,卖婆就是走街串巷卖东西的女人。不过,鞠家好歹当年也是京中大户,周鞠氏当过几天千金小姐,倒不至于像寻常卖婆那般奔波,她一般只到相熟的富贵人家家里做生意,卖的多是上等的珠宝首饰。比如这江靖王府,一般的卖婆可进不来,高兰郡主向来刁剔,一般的货物入不了她的眼。

「周家婶子来了?」游廊尽头便是高兰郡主的暖阁,门前站着一排仆婢,为首的嬷嬷看到周鞠氏,招呼道。

「董嬷嬷。」周鞠氏立刻堆起笑脸来。

「快进去吧,郡主才用了午膳,还没小憩,这会儿正喝着消食茶。」董嬷嬷道:「你现在进去正合适。」

周鞠氏点点头,一把拉过鞠清子介绍,「这是我亲侄女,带她来见见世面。」

「哦,」董嬷嬷将鞠清子上下打量了一番,「模样还挺周正,斯斯文文的。」

「多带了个人来,不知郡主会不会怪罪?」周鞠氏颇不放心。

「不打紧,只叫你侄女站在一旁,别多话就行。」董嬷嬷道。

「听见了吗?」周鞠氏连忙对鞠清子嘱咐,「一会儿乖巧些。」

鞠清子当下点了点头,老老实实地保持缄默。

「郡主今日心情可好?」周鞠氏又问董嬷嬷。

「唉,还不是那样,表面上也没什么,就是心里不太痛快。」董嬷嬷叹了一声。

「怎么了?」周鞠氏凝眉,「听闻郡主才与雅侯爷定了亲,怎么就不痛快了?」

「嘘——」董嬷嬷连忙轻声道:「这说来话长,以后慢慢叙吧,咱们先办了正经事。」

周鞠氏不敢再多问,便带着鞠清子随董嬷嬷进屋去,一旁自有丫鬟打起暖阁的帘子。

眼下已是深秋,屋里点了炭火,熏着兰花香,鞠清子只觉得身子顿时暖融融的,呼吸间说不出的舒坦,果然富贵人家懂得享受。

一个妙龄少女像猫一样半倚在卧榻上,懒洋洋的,身上披着轻软的短袄,白裘配着金线镶了一圈领边,这般奢华的打扮,想必她便是高兰郡主。

她打着呵欠,喝着一碗羊奶,看到鞠清子等人进来,她将碗搁下,用丝制的帕子抹了抹嘴唇。

「郡主,周家婶子来了。」董嬷嬷上前禀报道。

「今儿带了些什么好东西?」高兰郡主对周鞠氏道。

「几支簪子,皆是点翠的工艺,纯金底子,镶了红宝石的。」周鞠氏赶紧答道。

董嬷嬷捧过鞠清子手里的首饰盒,递到高兰郡主面前,高兰郡主似乎兴趣不浓,只淡淡地看了一眼。

「哦,翠鸟的羽毛做的吧。」高兰郡主道:「我看京中好些贵夫人都戴过,颜色倒在其次,只觉得太老气,还有别的吗?」

周鞠氏答道:「回郡主,最近也没什么新款式,这点翠簪子是最时兴的了,郡主若看不上眼,下回民妇再给郡主物色别的。」

「周婶子,最近你做生意怎么这般懈怠?」高兰郡主蹙了蹙眉,「若再这样,下回也就不必再来了。」

谁也没料想到郡主竟生起气来,大概是在别处闹了不痛快,借机撒气吧?鞠清子不禁忆起方才董嬷嬷说高兰郡主订婚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