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(1 / 2)

商门甜妻(下) 简薰 1381 字 2020-04-08

三个月后,春树巷,宋宅。

榖雨时节,绿芽探头,百花盛开,又到了宋心瑶最爱的茶花季节。

宋家的花匠自然早早把粉红色的茶花都搬了进来,一盆盆的,开得碗口大小,花形富贵,看着就喜气。

花匠今年另外搬了几株兔儿牡丹,挺可爱的小花,有点像铃兰又有点像小灯笼,春风吹过,结在上头的小花就摇曳起来,十分有趣,薛自珍跟薛宝珍最喜欢了,喜欢看、喜欢用手轻轻接触,但却不会去采。

宋心瑶忍不住称赞自己教得好,好花就要留枝头。

那场大年夜火事过后,他们母子三人就直接住在娘家了,娘家好,娘家妙,什么事情都有人张罗,简直不要太惬意。

前阵子,许氏请来了王先生给家里的孙子、孙女启蒙,王先生以前中过进士,但因为宠妾灭妻被政敌拿捏着,当时皇上正在清政,不要品行有瑕疵的官,王进士就首当其冲被拔了功名,学问虽在却过得很不如意,所以当许氏愿意以一个月二十两的银子聘请的时候,他就答应了。

惊蛰过后,宋新天的嫡长子宋安,庶女宋可人,跟薛自珍、薛宝珍四人就一起天天去书院上课。

宋心瑶一边感叹孩子大得快,一边又想,最好一辈子都住在家里,当娘的女儿真的太幸福了,她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。

想着想着,手中的兔子荷包就好了,绞了线,看看还是挺满意的。

“大小姐。”春分过来说:“薛大爷下朝了。”

“快请。”

“不用请,我自己进来。”薛文澜的声音。

就见他大步流星的穿过垂花门,脸上藏不住的笑意。他的脸伤已经好了,中间发过两次烧,不过都很快退下,现在虽然留了疤痕,但在宋心瑶心中,他却更高大威武。

当初受伤在宋家养了一个多月,能上朝后,他就回到了大理司直的官宅。

他们在律法上的关系依然是官爷跟外室,只不过这个外室很逍遥,一直住在娘家当大小姐。

薛文澜现在半个月住在宋家,半个月回大理司直的官宅尽儿子孝道,只有一点差别——

他住在宋家时,薛自珍跟薛宝珍会在牛嬷嬷的陪同下,去跟祖母周华贵团聚几日。

这是宋心瑶想了很久想出来的,让大家都好过一点的方法,周华贵再错,那也是薛文澜的母亲。

自己是不想服侍她,但自珍跟宝珍多个人疼爱不是坏事,她不想跟周华贵一样当个自私的母亲,如果想用孩子惩罚周华贵,那不是爱,而是掌控慾的表现而已。

当她把这意思跟薛文澜说的时候,他很高兴,又像松了一口气。母亲总是求他,想看孩子,可是他没为这两个孩子做过什么,当然不可能有脸说“我带孩子回家给我娘看看”,他做不到。

宋心瑶愿意让步,他很感谢,也很欣喜,不用开口他都有感觉,他们的关系正在慢慢修复,慢慢回到刚刚新婚的时候,那时只有互相着想,只有互相信任。

薛文澜从怀中拿出一包事物,约手掌大小,锦绣包裹十分精致,上面用古字绣着“柳阳县产”。

宋心瑶奇怪,柳阳县产?产什么?才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,居然用青山缎做刺绣底,浪费了。

就见他一笑,“是今年的贡茶。”

“贡茶你也弄到了?”这宋心瑶感兴趣,伸手拿过,打开了锦绣包上的丝线,茶香一下子飘了上来,那是茶叶才特有的沉稳香气。

“牛嬷嬷,帮我把茶具拿出来,我要煮茶。”

牛嬷嬷现在已经倒戈,完全是“姑爷派”了,有意无意的就会劝小姐还是跟姑爷重新成亲吧,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分哪。

于是见薛文澜来,自然笑得由衷,“小姐等等,老奴马上去准备。”

牛嬷嬷很快张罗起来,生火烧水,又把小姐那套好久没用的紫砂茶具拿出来。

宋心瑶很久没煮茶了,有点手生,茶水的滋味太涩,想到贡茶第一冲居然是这样下场,不由得有点抱歉,“太久没碰这个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