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唯愿与你地久天长(1)(1 / 2)

商门甜妻(下) 简薰 2134 字 2020-04-08

宋心瑶考虑了几日,搬回京城了——为了宋自珍跟宋宝珍。

这世道对于没爹的孩子不是包容,而是欺负。李大郎跟小六子只是开始,以后等他们开始去学堂会更严重,既然他们有爹,.就不应该让他们为了这个被嘲笑、被看不起。

孩子是宋心瑶的命,为了孩子好,她可以退一步、两步,甚至好几步。

薛文澜自然很高兴,马上就要张罗她住的地方,他是大理司直,办置一间可以住人的房子不过几句话。

于是在冬天来临之前,宋心瑶带着孩子回京了。

住的是南十一街,静花巷。

两进的宅子,一间四间大屋,前庭窄,但后院深,最重要的是有口井,这样生活起来方便许多。

在律法上,薛文澜算是收了宋心瑶当外室,两个孩子也改了名字,现在叫做薛自珍跟薛宝珍——他想再度成亲,但宋心瑶想着,成亲,自己就是媳妇,逃不开责任跟孝道,还是免了吧,她一辈子都不想对周华贵尽媳妇的义务。

另外,这也是为了薛文澜着想。他若娶了妻子却住在外面,难免会被政敌拿来大作文章,一句不孝压下来,任谁也无法翻身,现在可好,她只是个外室,外室本来就是住在外面,不然怎么叫外室。

朝廷半个月休沐一次,他上半个月跟母亲住,尽儿子的孝道,下半月到静花巷,尽父亲的责任。

薛自珍跟薛宝珍对于这个冒出来的爹虽然觉得奇怪,但还是高兴的,从此就是有爹的人了,再也不用怕被别人嘲笑。

静花巷距离宋家所在的春树巷只要半个时辰,宋心瑶常常带着孩子回去。

许氏跟汪蕊自然开心,许氏年纪大了,已经不太在意外人的眼光,汪蕊则是护短的,自己家的娃娃什么都好,别人的眼光,呸!那算什么。

宋新天有四个孩子,年龄也都不大,几个表兄弟姊妹玩在一起,一疯就是整个下午,天气寒冷也挡不住他们想玩的心,然后不得不说薛自珍跟薛宝珍还真是宋心瑶生的,见到那假山的山洞也是爱得不行,每回来都要探险一番,又怕又爱去,汪蕊总是拍手大笑,跟他们娘一个样子。

只是这番动作太大,当然是瞒不住别人,宋家下人跟亲戚都很奇怪,当初宋心瑶明明大红花轿过门的,也放了鞭炮的,怎么又变成外室,难不成是做错事情被赶出来了?可听说薛文澜每个月有一半住她那边,哪个外室有这种待遇,大户人家的正房太太一个月说不定都只能见到丈夫三天。

中间,宋心瑶的堂哥惹了一点小麻烦被抓进牢里,薛文澜还帮忙疏通了,不过关了七八天就被放出来,头发都没少一根,这让原本怀疑宋心瑶不受待见的人闭了嘴,谁会帮个不受待见的外室处理家事?

奇也怪哉,但也不可能拿这个去问。

京城的人最是八卦,这没能瞒过其他人,当然周华贵也知道。

知道孩子进京了,知道又改姓薛了,她想去看哪,想得很,但不敢——自己做的那些破事都让人知道了,哪还有脸出门。

她始终不解,儿子是怎么发现她的挑唆,她明明做得很好,怎么会被……

儿子现在虽然每个月有一半跟她住,住宋心瑶那边时也会每天派人回来问候,可是她能感觉得出来,母子之间已经离心。

她想牢牢握住儿子的人生,让儿子只听自己的话,但终究失去了儿子。

连带着两个可爱的双胞胎,也永远不会喊她一声祖母。

她后悔了,但后悔也无济于事。

附近的邻居很巴结她,但那又怎么样,她一点都不高兴,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,她会一开始就学着跟宋心瑶相处,而不是使计让她离开,只是人生没有早知道……

薛文澜跟宋心瑶是分开过年的。

这样的大日子,身为儿子,他当然是跟母亲过,宋心瑶则是让春分办置了一桌——大雅跟小雅因为成亲生子都留在梅花县跟着丈夫了,一起回京的只有牛嬷嬷、春分、夏至,加上他们母子三口,一共六人。

虽然人不多,但静花巷紧邻文富郡主的宅底,晚上官兵会来巡逻很多次,安全问题倒是不用担心。

春分手艺很好,一个下午捣鼓出十道菜,分别是姜汁鲈鱼、凤尾鱼翅、八宝野兔、稣炸大虾等四道荤菜,桂花黄瓜、香菇掐菜、素炒三蔬、莲子豆腐等四道素菜,另外有红豆糕、佛手酥等两道甜点。

等晚上,也不用分主仆一起上了桌,由宋心瑶起筷,这便开始吃了。

搬到京城这几个月,两小家伙学会用筷子了,虽然还会掉满地,但不用人喂着吃饭,只不过还是要大人张罗。

宋心瑶不喜欢他们偏食,所以在他们前面各自放了十个小碗,每叠菜都夹两筷,肉要吃,菜也要吃,不然的话两兄妹都只顾着吃肉,这点就真的很不像她,蔬菜这么好吃,居然不喜欢。

这大雪天的,要不是她嫁妆丰厚,有娘给的铺子,又有薛文澜给的茶园,这时节要吃上蔬菜可没这么容易,小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“慢慢吃。”宋心瑶看着孩子,脸上忍不住露出微笑,“过了年,就五岁啦。”

薛自珍伸出五根手指头,“五岁。”

薛宝珍自然也跟着哥哥,“五岁。”

“等天气好一点,就开始学读书写字。”

“自珍一定好好读书,以后考状元,跟爹一样当官,棒棒。”

“哟,这谁教的?”

薛自珍嘻嘻一笑,“牛嬷嬷。”

牛嬷嬷脸色有点尴尬。刚开始,她是最反对的,说周华贵一定会再出招,太麻烦了,不如在梅花县好好过日子,但一旦入京却迅速倒戈,说孩子还是要有爹,小小姐跟小少爷现在可比以前好多了,邻居也没人敢欺负,最好笑的是牛嬷嬷原本喊“薛大爷”,然后有一天突然变成“姑爷”。

宋心瑶忍笑,“嬷嬷教的?”

“便是教小少爷好好念书罢了。”

春分凑趣,“牛嬷嬷就是嘴巴硬,心里可软着。”

宋心瑶来了兴趣,“哦,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们还在梅花县时,有一次姑爷来,那么远,带了一品太尉家中宴客才有的蜜桃糖萌芦,嬷嬷当着姑爷的面说,糖葫芦有什么好带的,可是转身却对小小姐跟小少爷讲,这是爹带来的,要记得爹对你们好。”

宋心瑶噗哧一笑,牛嬷嬷被掀了老底,不自在得满脸通红,“春分,你这臭丫头!”

宋心瑶给牛嬷嬷夹了姜汁鲈鱼,“嬷嬷对我好,我知道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