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防不胜防的恶意(1)(1 / 2)

夏烨回府后知道阮岁年去了冠玉侯府,便把她接了回来。

用膳时,阮岁年便把下午发生的事跟他说了一遍。

“你说……事情是不是真的就如万氏说的一样?”万氏说的跟她猜测的八九不离十,她很难不相信。

夏烨轻点她的眉心,硬是抚平了皱摺。“丫头,对你而言,是与不是,有什么差别?”他好笑问着。

阮岁年叹了口气。“我担心的不是我,我担心的是岁延,假如这事真被揭开,岁延往后就无法走仕途,而我伯父恐怕也会丢了爵位。”

“谁有证据?”他再问。

阮岁年怔了下。

“衙门里告官问审讲究的是证据,想说十分话,就得端出十分的证据,否则当衙门是逛大街的好地方,人人都能去?”夏烨好笑地点出她的盲点。“这么说吧,就算事实真是如此,但万氏有胆子去告吗?长宁侯的爵位势必被收回,戚家父子的下场是斩立决,万氏去告这种状,有意义吗?”

“可是我伯母也知道了,她向来对我跟岁延不满,她要是信了万氏的话,跑去揭开这事,那可怎么办?”

“……丫头,你这是事关己则乱,你仔细想想,她要是真把事揭开了,冠玉侯还会容下她吗?一旦休妻,就等于判了她死罪,她不会傻得拿下半辈子去赌,再者真的揭开了,于她又有什么好处?她出了一口气,却赔上半辈子,就算冠玉侯不休妻,她恐怕也没脸踏出冠玉侯府叫。话再说回来,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又有什么好担心的?不过是万氏的片面之词,谁会当真?”

阮岁年听完总算豁然开朗。“是啊,我总是习惯凡事往坏处想,因为我没遇过什么大好的事,愈是期盼愈是失望。”

“你这话我可不同意,难道嫁给我就不算是大好的事?我让你失望了?”夏烨俯近她,微嘟着嘴,意味够明显了。

阮岁年羞恼地瞪着他,见他硬是不退开,她只好认命地往他嘴上亲了下。“你吃饭不吃饭,这样闹着玩,你都不觉得羞?”

“我关起房门和我娘子一起玩,有什么好羞的?我又没对你下药,要你照着小册子上头的招式伺候我。”

“你喔!”阮岁年恼火瞪去,就不能让那张坏掉的嘴歇一歇,别老是一想起就欺负她!

夏烨耸了耸肩。“横竖你要记住,近来宫中很不平静,接下来可能会发生许多事,你尽可能地待在府里,谁来都不应门,我也会跟冠玉侯府打声招呼,不会让闲杂人等叨扰你。”

“你不会有危险吧?”她问。

如果她没记错,皇上驾崩的日子近了,只是这一回的结果不知道是否与上一世一样,毕竟出现了许多变化。

“担心我?”

“担心我变成寡妇。”她没好气地道,可一说完就嫌晦气,便朝一旁的地上连呸了三声。

夏烨被她逗笑,干脆坐到她身旁,搂着她一道用膳,强迫她喂食。

“别怕,我会长命百岁,绝不会让你当寡妇,所以你也要好好的,陪我一起到老。”

夏烨放下碗筷,贴着她的颊说着。

她羞赧地睨他。“咱们都会好好的。”

“这话说得好,为夫太开心了,今晚要大大的赏你。”

“赏什么?”

夏烨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她随即羞红了脸,作势要捶他。“夏大人,你……你在朝堂不会也这般不正经吧!”

“别担心,我只会在你面前不正经。”说着,他干脆拿起筷子喂食她。“喏,快点吃吧,别故意让我心急,一想到接下来一段时日我都不能好好抱抱你,我心里头就难过,你得要赶紧安慰我。”

“没个正经。”她羞恼地咕哝着。

不过,看在他今天开导自己的分上,她就……伺候他吧。

如夏烨所说的,他忙得教阮岁年连一面都见不着,差人去问,才知道他要是累了就直接在内阁睡下了。

阮岁年不禁叹息,谁都说他风光,又有谁知道他的风光体面是怎么挣来的?他常常忙得连家都归不得,每当他不在家时,她就觉得这张床大了很多,而且整间屋子都静得让人不习惯。

近几日她浑身都不对劲,贪睡又头晕,榴衣说要找大夫,还是她硬压下来,就怕找大夫的事传到他那,会给他添麻烦。

再者,她担心的是,会不会是她的期限快到了?

她公爹说过,期限愈近,她的身体会愈虚弱,眼看着只剩三个月就满一年了,她确定自己无计可施,便想开诚布公跟他说这事,让他想个办法,为她流一滴泪,替她续命。

可惜,没想到他这一阵子竟会忙得她连一面都见不上。

今晚又等不到他让人捎消息回府,她早早让人锁了院门就寝。

然而半梦半醒中,像是有谁在搔着她的唇,她猛地张眼,手已经跟着挥过去,却被人轻柔地逮住。

“丫头,咱们这么多日未见,犯不着一见面就行这种礼吧。”

阮岁年瞅着黑暗中那双野亮的眸,一双玉臂紧紧将他圈抱住,带着几许埋怨相思,软软喊了声,“大人。”

娇软的嗓音几乎教夏烨登时软了腿,心底一阵酥麻。“怎了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她窝在他的怀里,闻着他惯有的冷香,怯怯地道:“想你了。”

原来他不在家,竟是这般令人难耐且厌恶的事。

夏烨微愕了下,笑意从他的嘴角慢慢蔓延到眸底,他抚了抚她的发,亲吻她的发顶。

“我也想你了,所以今晚就特地赶回来了。”

“没有关系吗?”

“不打紧,明日是高祖皇帝忌辰,皇上罢朝一日,我可以晚一点再进宫。”

她顿了下,猛地抬眼。

虽说她不记得皇上驾崩的正确日期,但那日恰好是高祖皇帝的忌辰……明日过后就要另立新主,所以他这几日才会忙得连家都没时间回来?

“怎了?”

她摇了摇头。“就是想你。”

她想,还是等明日过后再跟他提她的事,不能让他在紧要关头分神。

夏烨垂敛长睫,长指轻轻摩挲着她玉白的粉嫩耳垂,低喃着,“丫头……懂得诱惑我了?”这是多大的进步,她竟然投怀送抱还奉送甜言蜜语,他该好好赞赏她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