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万氏说出的秘密(1)(1 / 2)

“有一美男兮,见之不忘。”

阮岁年提笔的手一顿,不由回头看他一眼。

“这诗听来有点耳熟,但字好像不太对。”她道。

“娘子,为夫是要你写情书,不是要你写诗词,何必拘泥那么多?”夏烨就贴在她身后,催促她赶紧下笔。

“可是……这么做真的有用吗?”她垂敛长睫,心里愧疚不已。

尽管她对戚觉没有半点心思,但她之前曾与他书信往来是铁一般的事实,哪怕外头流传的书信恶意传染,可她确实做过这样的事,在夏烨面前,她真的觉得没脸见他。

人哪,真的是不能走错一步,一个不经意就会被以往做错的事给挖了坑,但她做的事她能自己担,最不公平的是连累他。

她败坏自己的名声,连带也让他清誉受损,要她怎么忍受?

他说,只要再写一封情书,就能再起一个话题,自然就盖过上一个,她半信半疑,可既然他都说了,她定然照办,毕竟她想挽回的不只是自己的名声,更不希望他成为笑柄。

夏烨轻挑起她的下巴,强迫她对视,噙着笑道:“你不信我?”

“不是,而是事情闹得这么大……”

“怎么我不觉得事情闹得有多大?”他笑笑反问。

她沉默不语又难过的同时,心底暖暖的,她何德何能得他庇护?他是真的待她很好,没有一丝怒气,甚至特地走了趟冠玉侯府安抚了祖母,也一并安抚了她。

“放心吧,一切有我。”他喃着,俯近她亲吻了下。“快写。”

阮岁年羞涩地点头,乖乖地写着。

“一日不见兮,思之若狂。”夏烨接着念。

她偏了下头,道:“这不是凤求凰?”难怪她觉得熟。

夏烨笑了笑,又继续念,“妾行千里兮,四海寻郎,有缘郎君兮,就在东墙。”

“大人,凤求凰是男子写给姑娘家的情诗,你却给人家改成这个样子。”她嘴上不认同,但还是依言逐句写下。

“以色夺宠兮,与君缠绵,以技俘心兮,舌含其阳……”

阮岁年的笔尖一顿,难以置信地抬眼,颤声问:“你……你偷看了我的小册子?”

他念的这两句,分明就是出自她那本小册子的第二章第一句!

她满脸通红,哪有法子将这些羞人的字句写进信里。

她都忘了她把小册子给丢去哪了,原来是被他拿走了!

“那是你的小册子?我还以为是我犯病时所写的兵策呢。”夏烨煞有其事地道。

“你……”这人简直不要脸到极点,那种字句怎么可能会是兵策,到底是哪门子的兵策?无耻!

“我说真的,在奇袭战术里,美人计就能这么使。”夏烨不禁叹气,不懂他的娘子为何总不信他。

“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,反正这种字眼我没法子写。”

“丫头,我也是为了你好,赶紧写完,明儿个就让人上街分送,这法子肯定有效,你信我。”夏烨万般真诚地道。

“写那种字句让人瞧见,我就真的变成失德荡妇了!”他真的想帮她吗?是要毁了她吧。

“嗯,这种字句除了我,岂有其他人能瞧见?”他佯装不解反问。

“你刚刚明明说了,要上街分送。”

“喔,你说的是这个啊。”夏烨点了点头,彷佛极有耐性地教导着一个毫无慧根的孩子。“要分送的那些书信我已经让人写好了,而且我也写了一份,所以明儿个市集上瞧见的会是咱们夫妻的恩爱诗信。”

阮岁年怔愣地看着他。“既然你已经让人写好了,为什么还要我写?”

“当然要写,你当初也写了不少封信给戚觉那个混蛋,难道你能连一封都不写给我吗?”他又轻啄了下她的唇。“所以,为了弥补我,你赶紧写,写好了,我再动手裱褙,留给咱们世代子孙,让他们知道当初他们的祖母又多爱他们的祖父。”

阮岁年神情呆呆的,而后颓丧着肩,哭丧着脸。

他应该是在说笑,哪可能真让后代子孙瞧见这种东西?可是他的表情好认真……她不要写这种东西,她不要写。

“乖,别哭,为了你,我也特地另外写了一份,公平吧。”说着,他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就在她面前摊开。

她看过去,就见前两句同样是凤求凰的开头,可是后头……

“大人,其实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吧。”没有人会这样整心上人的,他写的比他刚刚念的还要下流……这种东西要是真的流传后世,她真的连死后都不安宁了。

“嗯,我对你的心意岂只是喜欢二字就能概括?那是爱,我深爱着你呀,丫头,嗯,赶紧写吧,赶紧。”他握着她的手提起了笔。

阮岁年无声呜咽着,噙着鼻音道:“大人,其实你生气了对不对?”

“唉呀,我的蠢丫头真是聪明,猜对了呢。”他亲着她的颊,以兹赞赏。

有人在街上散布那种不堪入目的书信,虽出乎他意料之外,但真正教他气的不是信上的内容,也不是什么名声清誉受损来着,而是……她给那混蛋写过信呢,怎么能不补偿他?

直到这一刻,阮岁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被深爱着,而且她相公的醋劲大得吓人,表面上处处护她安她家人的心,回到家后却想出这法子凌迟她……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如夏烨所料,不过两天,原本烧得如火如荼的流言转眼间就变成了夏烨夫妻是如何恩爱,笃定与对方厮守到白首。

至于之前那封阮岁年写给戚觉的信,已经变成了有心人刻意抹黑夏烨夫妻的黑函,

有人拿出阮岁年在女学时留下的字帖对照,笔迹根本不符。

这事轻飘飘地揭了过去,阮老夫人安心之余,也看出了夏烨对孙女的爱护之心,为此宽慰极了。

冠玉侯父子的心也因此被夏烨给轻易拢络,此外在公务上,阮岁真更是循着夏烨给的线索,挪用了夏烨留给他的人脉暗自探访,终于被他找到了那批失踪的辎车,而辎车里头装的正是丢失的箭头。

阮岁真直接将证据往上呈给大理寺卿,大理寺卿却犹豫着,只因慑于万家势力,毕竟万利建只是押后未审,日后翻身的机会还大得很。

然而当日收到了一封书信后,大理寺卿在翌日早朝就将证据往上呈了,也早早差人封了东城兵马卫司所,将查得证物押回。

“皇上,兵部递单打造辎车之前,已先递单索要一批箭头,而今在东城兵马卫司所找到了辎车和箭头,臣以为原兵部侍郎涉嫌重大,还请皇上圣裁。”大理寺卿掷地有声地道。

易珞脸色大变,黑眸发狠地瞪着列席的万更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