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成为名副其实的妻子(2)(1 / 2)

被认定相当棘手的妻子阮岁年,此刻刚沐浴完,正偷偷摸摸地翻出床底的箱笼,取出最底下的小册子,窝在床上翻看着。

她看得专注,脸蛋逐渐翻红,最后已经不敢直视,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继续看下去——

“夫人。”

她吓得手一抖,小册子掉落在地,她赶忙捡起就往枕下塞,假装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被褥。

“夫人,大人回来了。”榴衣奉她的令,只要夏烨一回府就赶忙通知她。

“赶紧让厨房备膳。”

榴衣应下,转身就出去了。

阮岁年这下子坐不住了,在房里不断地徘徊踱步。早上他脸色铁青,像是快要发怒,她猜想他很意外自己竟在她身上如此这般,许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只能喜爱男子却又沾染她,才会发火。

可事实证明,他对姑娘家是可以的!

于是,她再次从箱笼里取出一只小瓶子,那是成亲那日四婶给她的,她以为永远都不会派上用场,但也许今天就用得着。

只要两人有了夫妻之实,或许渐渐的,他会喜欢自己比外面的男人多。

很多事不去试,永远都不会知道结果。

虽然这么做有点自私,但她是他的妻子,自私一点可以吧。

她握紧小瓶子,突地听见脚步声,忙藏进袖袋里,一回头便见到夏烨进房来,蓦地想起他昨晚的行径,教她瞬间羞红了小脸。

夏烨见她玉白小脸瞬间翻红,那娇羞模样实在让人十分心痒,那双大眼含羞带怯地偷觑他,直教他心旌动摇。

还好,她并没有生气,似乎也没有排斥他,尽管满脸羞意还是朝他走来。

“厨房已经在备膳了,大人要不要先去沐浴?”问的同时,她已经动手替他脱下官袍。

“……好。”接过她替他备好的衣物,他进了净房。

待他出来时,晚膳已经端进屋内,她已经夹了一碟子的菜。

“晚膳备的都是大人喜欢的菜色,近来天候有点转热了,所以备了可以消暑提神的鸡汤,大人一会多喝点。”她盛了碗汤递到他面前。

“多谢。”他尝了口,只觉得汤汁颇爽口,于是多喝了几口才开始用膳。

阮岁年偷偷地打量他,见他确实喝了一碗汤后,开始在脑海里沙盘推演着小册子里的各种方式。

“脸怎么还红红的-?”

“……咦?”阮岁年抚着脸,干笑着。“天气热吧。”总不能说她满脑子淫思邪念,搞得自己脸红心跳吧。

“是吗?”原以为她是害羞,结果是因为天气热?夏烨挑了挑眉,用了几口饭后,不知道怎地连他也觉得有些躁热,更古怪的是,他似乎有些困。

“怎么了?”瞧他又是捏眉心又是按额角,像是不舒服,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的关系。

四嬷嬷说,这药吃下后会觉得困,再过一刻钟就会浑身像是着火般热。

夏烨吁了口气,扬笑道:“没事,一会用完饭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喔。”她垂着眼,愈吃愈慢。

他想跟她说什么?说他再也不愿与她同床?说昨晚是因为他犯病了才如此?

如果他说的是这些,她宁可不听,而且这更加坚定了她今晚的决心,非要将他推倒不可。

夏烨已经用完饭,喝着鸡汤等她吃完,可不知怎么搞的,他困得眼皮子都快要张不开……怎么可能?他这一辈子还不曾这么困过,困到像是被下了药……

他心头一顿,不由抬眼看着她。

他从不吃宫里的膳食和茶水,能对他下药,唯有在他府里,他回家只吃了眼前这顿膳食,不会是她对他下药吧?

她想做什么?将他迷昏,离开这里?

“大人,你怎么了?”瞧他连坐着身子都摇晃了起来,阮岁年忙站起身搀着他。“先到床上躺一下吧。”

夏烨不肯,紧抓着她不放,哑声问:“你对我下药?”

阮岁年吓得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,只能用力地摇着头,否认。“没有!”

“真的?”不是她,难道会是万更年?可他没吃什么他给的东西阿。

“真的,你还是先到床上躺一会。”

“你会陪着我吧。”他紧揪住她的手。

“当然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扶着他躺到床上,他还紧握住她的手不放。

“你的手……”他想起她的手心有伤,藉着看她的伤势想甩开这该死的困意,却瞥见她的手心似乎有点红肿,伤口像是有点被拉扯过。

“怎么看起来比昨儿个还严重?忘了上药了?”

她娇羞地垂敛长睫,声如讷讷地道:“昨晚你拉着我的手……发泄了几次。”

夏烨瞠圆了眼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什么。他……该死的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他到底有多慾求不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