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夏烨的心上人(2)(1 / 2)

怪怪的。

夏烨微偏着头打量着面前用膳的阮岁年,她的头垂得低低的,瞧也不瞧他一眼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,她再也不正眼看他了?夏烨边用膳边回想,却想不起是哪一天转变的,因为他近来很忙碌,有时忙得连家都归不得,等他终于作息正常,她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
他做错什么了?还是他做了什么惹到她了?

“丫头。”他喊着。

阮岁年顿了下,应了声,脸都没抬。

“怎了?”

听他难得的温柔低嗓,阮岁年不由鼻头一酸,摇了摇头,绵软的嫩嗓带了点鼻音,道:“没事。”

夏烨眉头微皱,真心觉得他的小妻子是他面临过的所有事物中最棘手的,完全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,又该如何处理。

她那嗓音就像是受尽委屈,到底是谁惹了她?

“丫头,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搁下碗筷,长指勾着她的下巴,硬是扳起她的脸,果真瞧见她眼眶泛红,眸底已是一片雾气。“你倒是说说。”

要她怎么说?阮岁年抿了抿唇,满心思绪只能化为一声叹息。“没事,只是一会要去辅国公府,觉得有点紧张。”

呵,他的小妻子把他当傻子呢。

难道他就这么不值得依赖,她心底有事也不愿同他说?

可是软磨硬泡了老半天,他的小妻子不说就是不说,他也真的没辙,眼看时间差不多了,只得带着她出门,打算回家时再拷问。

大门外,冠玉侯府的马车早已经候着,夏烨带着她要上自家马车,她却转了个弯,硬是上了冠玉侯府的马车。

这是……连跟他同乘都不肯了?

榴衣看着夏烨又看向冠玉侯府的马车,只能提着裙摆追上自家小姐。

夏烨只得跟过去,隔着车帘向阮老夫人问安,以示他也同意让阮岁年搭冠玉侯府的马车。

当他回到自个儿的马车上时,不住地想,他到底是哪儿惹恼她,教她表现得那般委屈?这一想,马车都到辅国公府,他还是想不出所以然。

下了马车,他往停在后头的马车走去,见她要下马车,才探出手,她却赶忙抓住榴衣的手。

夏烨玩味地瞅着从面前快步走过的纤痩身影,朝接着下马车的阮老夫人和戚氏施礼后,率先踏进辅国公府。

辅国公眼尖地瞧见夏烨,随即迎上前来,领着他往里头走。

阮老夫人和负责接待的辅国公夫人寒暄着,一旁的阮岁怜软软地喊了声姨母,辅国公夫人笑眯了眼,满嘴夸赞,目光却落在后头的阮岁年身上。

戚氏意会过来,忙唤道:“岁年,叫声姨母。”

阮岁年平抚了情绪,扬笑喊了声。说是姨母,这关系也扯得有点远,毕竟这位萧万氏是万家的分支,是万贵妃隔房的堂姊。

这一声姨母她实在是不怎么喊得出口,毕竟她现在是夏烨的妻子,她对外的关系也会牵扯上他,就怕政事上让他为难。

“出落得真是标致。”辅国公夫人亲热地挽着她。“咱们家老夫人喜欢你们这些漂亮的年轻姑娘,要是得了闲,就常到国公府里走动。”

阮岁年轻应了声,却极不习惯她的热情,怎么想都觉得是冲着夏烨而来。

她不禁想,她真不该来的。

一行人进了辅国公老夫人的院子,里里外外都有不少前来祝贺的男女,阮岁年眼尖地眺见戚觉,下意识垂下眼,避到阮老夫人身后。

阮老夫人微眯起眼,带着阮岁年避到一旁,让两人可以错开。

“岁年,你是不是在和夏大人置气?”阮老夫人趁着戚氏和阮岁怜先去祝寿,才低声问着。

“没有。”她回得极快。

阮老夫人叹了口气。“我瞧夏大人对你并不是无意,你心底要是有什么想法,不妨与他说说,别憋在心里又与他置气,长久如此,情再浓都会淡的。”听她回得那么快,就知道小俩口定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阮岁年抿紧了嘴,她心知祖母说的都对,可现在的她还无法好好面对他。

她心里很不舒服,不想见他,但她也怕,要是她不知好歹,真惹怒了他,让他往后再不想见她……她还是不希望他讨厌自己。

她也讨厌自己这矛盾反覆的心绪,可她真无法克制,连前世对着戚觉她都没有这么不知所措过。

阮老夫人瞧她脸色变了变,不禁抿唇笑着。